2008年9月29日

台灣的國際醫療風:當醫療不再只有醫師

最近看到新聞:國際醫療 非醫科生冒出頭,裡面寫到..

掌握趨勢者通常是開路先鋒,在醫院從事「國際醫療」工作,引進的都是全新的概念。國內「醫院」是一個與「產業」自相矛盾的機構,礙於法令醫院無法公司化,醫療廣告也沒得作。然而未來醫療產業面臨的是服務與資訊的透明化,積極與其它產業合縱連橫,病人成了客人,看診是消費。孫瑜華表示,以人資角度來看,醫院大量引進非醫學專業的MBA、EMBA人才,是未來不變方向。


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怎樣,總覺得我們台灣很喜歡把什麼東西加上「國際」這字眼,似乎有了這個字眼,內容格調就提高不少。原本看到這個標題的時候,我還想像成越來越多不同的人才,加入國際醫療服務領域呢!看來,是我想的太多,原來文章提的是觀光醫療、旅遊醫療這些自費市場。


其實,觀光醫療,旅遊醫療(學)也不是全然跟正統的醫療有所牴觸,就像所有的企業,都希望可以走向國際化,跟國際市場接軌一樣,這是資本社會,企業謀求發展進步的自然過程,但是「醫院」的傳統角色,跟產業的利潤追求,的確有點矛盾和尷尬。以前,到醫院看診是因為生病,要解決病痛;未來到醫院,是一種消費,病人變成客人,診斷檢查變成商品,醫生成為第一線的現場「作業服務員」,負責面對客人,跟客人解釋檢查項目、檢查報告,醫療徹徹底底的變成服務業,以客為尊,客制化的服務導向,變成唯一的真理。至於醫療檢查所不能避免的風險,大概要跟保險業務、終生壽險、醫療險的結合,才能讓醫師、機構從不可避免的醫療副作用脫身。

最不習慣的還是醫生吧!醫院的文化,過去一向以醫生為主,臨床訓練通常也是以醫為尊,醫生自然成為團隊的領導者。但是在「國際醫療」逐漸嶄露頭角的同時,也象徵的醫師開始要面臨新的角色適應,醫生奉行的檢查標準(indication),再也不只是依照教科書的定律,而是病人(客戶)所購買的商品合約內容,業務行為不只是要對病人負責,可能還要跟非醫療專業的MBA、EMBA人才交代,這對當任團隊核心習慣的醫師來說,可是一大挑戰。而且,如果這些人員又不是臨床醫師的背景,那就更悲慘了,很多醫師會忿忿不平:一種被"外行管內行的感覺",對很多專業醫師來說,也是很難忍受的呢!因為,這種感覺對於長久以來站在白色巨塔頂端,習慣以上對下角度行事處理的醫師來說,這莫不是一種威脅和打擊,但對想撼動已往僵化結構的人來說,這種商業角度下的醫療行銷模式,就像兩面刃,撼動了醫生的權力,也動搖了傳統的醫學,這種造就了一種可悲又可喜的弔詭局面。

至於政策面,鼓勵這些產業發展的同時,如何建立堅強的基礎醫療,才是對台灣人民真正的王道,總不希望台灣成為一個「國際醫療」的有名國家,但是一般民眾卻享受不到我們堅強醫療實力的好處吧?我相信,這些產業在企業的積極運作下會有一番空間,但也希望政策的制定,別忘記芸芸眾生,平民百姓的健康,才是醫療照護的最終目的。

1 則留言:

  1. A dedicated cage and a dedicated excessive limit slot team to raise your experience each go to. Add ease to your 1xbet korea gaming experience as we redefine what comfortably luxurious gaming really means. No matter how fortunate or skilled the participant is, the operator has guaranteed profit. It usually seems like some algorithm is at play, preventing a sure function from happening too soon after beginning a slot recreation and solely happening {once|as soon as} you've lost sufficient money to cover the function's payout.

    回覆刪除